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AV

#媒体聚焦核工业人物⑬#《学习时报》:彭士禄 中国核动力事业的拓荒牛

发布时间:2022-04-06 信息来源:

res02_attpic_brief

  彭士禄(1925.11.18—2021.3.22),无产阶级革命家彭湃之子,194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中国工程院院士,我国著名的核动力专家,中国核动力事业的开拓者和奠基者之一,中国第一任核潜艇总设计师。1951年因成绩优异被选派到苏联留学,1956年在莫斯科化工机械学院毕业后,因国家发展需要改行学习核动力专业。1958年学成归国后毕生从事核动力事业。曾先后获得全国科学大会奖、为国防科技事业做出突出贡献的荣誉状、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进步奖、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成就奖等奖项。2021年5月26日,被追授为“时代楷模”。2022年3月3日,被评为“感动中国2021年度人物”。

  “历经磨难,初心不改。在深山中倾听,于花甲年重启。两代人为理想澎湃,一辈子为国家深潜。你,如同你的作品,无声无息,但蕴含巨大的威力。”这是《感动中国》组委会授予彭士禄的颁奖词,也是彭士禄一生的写照。
  我虽姓“彭”,但心中永远属姓“百家姓”
  1925年11月18日,彭士禄出生于广东省海丰县,父亲彭湃和母亲蔡素屏都是中国革命事业的奋斗者,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披肝沥胆、殒身不恤。1928年,在国民党的迫害下,彭士禄的母亲蔡素屏在海丰英勇就义,次年父亲彭湃也因叛徒出卖被捕,在上海壮烈牺牲,年仅4岁的彭士禄成为一名孤儿。感恩于彭士禄父亲烧毁田契,还地于民的恩情,广东潮州的众多贫苦老百姓为了保护这位革命烈士的后代,冒着杀头的风险凝心聚力,舍命相救,护佑小士禄的生命安全。
  1940年,几经辗转,彭士禄和其他一些烈士子女在周恩来的安排下,一同前往延安生活学习,在延安受到了党的精心培养。1941年,彭士禄到延安青年干部学院学习,后就读于延安中学。在延安中学,彭士禄勤学好问,发愤图强,因其学习、劳动上表现出色,被评为模范生。1944年,彭士禄在延安大学自然科学院化工系就读。1945年,因其学习和劳动等方面的优异表现,破例免去预备期,一入党便成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。
  彭士禄童年两次被捕入狱,虽颠沛流离、困苦艰难,但党和人民养育培养、无私佑护的经历,在彭士禄年幼的心灵留下了深刻的印记,这些经历成为铸就彭士禄一生挚爱祖国、拳拳为民的初心之源。彭士禄曾经说:“坎坷的童年经历,磨炼了我不怕困难艰险的性格。几十位‘母亲’给我的爱抚,感染了我热爱百姓的本能。父母亲把家产无私分配给了农民,直至不惜生命,给了我要为人民、为祖国奉献一切的热血。延安圣地培育了我自力更生、艰苦拼搏、直率坦诚的习性。总之,我虽姓‘彭’,但心中永远属姓‘百家姓’。”
  为国改换专业,延迟归国路
  1951年彭士禄因成绩优异获取留学苏联的机会,在苏联学习期间,他饱含着对养育他的党和人民的热爱和感激,怀揣着学成归国报国的信念,废寝忘食,最终以全优的成绩在莫斯科化工机械学院获得了“优秀化工机械工程师”的证书。
  1956年,即将以全优成绩毕业回国的彭士禄,受到了彼时正在苏联访问的陈赓大将的接见。在大使馆,陈赓大将问他说:中央已决定选一批优秀留学生改行学原子能核动力专业,你愿意改行吗?凭借心中竭诚报国的信念,彭士禄毅然决然地服从国家发展核动力事业之需,斩钉截铁地回答:只要祖国需要,我当然愿意。从此,彭士禄便在莫斯科动力学院开始孜孜不怠地学习核动力专业。为了不辜负党和国家的辛勤栽培和殷切期望,在苏联学习期间,彭士禄和其他留学生勤勉刻苦,奋勇拼搏,每天争分夺秒地汲取知识。彭士禄曾经感慨良深道:留苏期间,我们从未在晚上12点以前就寝过,我们要学的东西太多太多了,一头扎进去,就像是沙漠中的行人看见了湖泊那样。当时,那种奋进不息,为祖国夺取知识制高点的心情是难以用语言描述的。
  热忱报效祖国,核潜艇从无到有
    1958年,彭士禄终于学成回到了魂牵梦绕,深深爱恋的祖国,从此与祖国的核动力事业紧紧相依。1965年核潜艇研制项目重启后,彭士禄来到茅封草长、冷僻荒凉的四川大山深处。面对新中国一片空白的核潜艇事业,他日以继夜地躬耕,在无人问津的山坳里耕耘不辍,带领团队闯过了核潜艇事业中遇到的一个又一个暗礁险滩,完成了一项又一项试验设计工作。1970年,在核潜艇核动力装置陆上模式堆的满功率试验中,面对试验最后攻坚阶段中暴露的问题,彭士禄在千钧一发之际挺身而出,凭借扎实的专业功底和对项目主要参数、数据的精准把握,他提出了增加功率的大胆想法,最终带领团队成功化解了困境,取得了满功率试验的圆满成功。在核潜艇研制过程中,因为彭士禄一次次大胆的拍板,他被美誉为“彭大胆”“彭拍板”。“大胆”的背后展现的是一个共产党员敢为人先的责任担当,“拍板”的背后折射的是中国科学家的科学精神。
  1970年12月26日,中国第一艘鱼雷攻击型核潜艇成功下水,彭士禄带领科研人员实现了新中国核潜艇事业从无到有的突破,创造了中国核潜艇事业从1965年重新上马到1970年首航诞生的奇迹,实现了毛泽东“核潜艇,一万年也要搞出来!”的宏伟誓言。奇迹的背后依靠的是什么?彭士禄曾感慨道:靠的是什么?除了中央的决心和领导的支持外,靠的是共产主义的爱国之心、群体的智慧和合力、一股犟劲精神。
    欣然挂帅再出征,呕心沥血为核电
  20世纪80年代,国家决定在广东发展核电。1983年,当时已经58岁的彭士禄被国务院任命为广东大亚湾核电站总指挥。面对当时大亚湾核电建设资金、技术人才的匮乏,彭士禄欣然受命,带领团队在艰苦的条件下日夜奋战。而面对同事对其身体的担忧,让其多注意休息的关切之语,彭士禄则会爽朗一笑道:这辛苦算什么?如果核电站早日建成,那就太值了!最终,彭士禄带领团队高效率地完成了选址、招标、技术谈判等核电站筹建前期的烦琐工作,对大亚湾核电站建设工作的快速开展起到了关键的奠基作用。
  1986年,彭士禄被调离广东核电,被委任为核电秦山二期联营公司董事长,负责秦山二期的筹建工作。尽管筹建之路举步维艰,但是,彭士禄终不负祖国和人民的期许,在2004年5月3日,中国首座自主设计建设的大型商用核电站——秦山核电二期工程在钱塘江边拔地而起,成为彰显中国核电技术威力的重要见证。
  彭士禄由于长年累月地高负荷工作,49岁时因突发急性胃穿孔,胃被切除了3/4,术后不久便马不停蹄地投身于祖国的核动力事业。晚年的彭士禄基本丧失了胃功能,即使重病缠身,但他念念不忘的还是祖国的核动力事业。他曾经在自述中写道:现如今,老朽已木讷,但有三个心愿:一是盼望祖国早日拥有更加强大的核潜艇力量;二是盼望祖国早日成为核电强国;三是盼望祖国早日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,早日圆了老百姓过上幸福生活的中国梦!
  他将一生的热血融入祖国的核动力事业,“只要祖国需要,我愿意贡献一切”的忠贞诺言,点燃了祖国核潜艇和核电事业之光,成为“中国核动力事业的拓荒牛”。
  2021年3月22日,彭士禄走完了他96年厚重辉煌的人生,他的骨灰撒进了祖国的大海,澎湃不息、波澜壮阔的大海见证了他一生的辗转沉浮,见证了他勇担重任、为国奉献的赤子忠诚,见证了他热爱祖国、竭诚报国的赤子丹心。